欢迎来到上海昆山开拓者喷雾系统科技有限公司!
服务热线:0512-36822651

产品分类

PRODUCTS

上海昆山开拓者喷雾系统科技有限公司

联系人:周经理

手机:15262659386

电话:0512-36822651

传真:0512-50199921

邮箱:ktzpenwu@126.com

地址:江苏省昆山市花桥经济技术开发区

新闻中心NEWS CENTER

    干扰素雾化治疗新冠肺炎,如何遵循规范正确使用?

    发表时间:2020-04-03

    中国药学会发布的《冠状病毒SARS-CoV-2感染:医院药学工作指导与防控策略专家共识(第二版)》,列出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关键治疗药品参考清单,涵盖了我国临床上常用的α-干扰素的剂型及规格,包括重组人干扰素α-2a注射液、注射用重组人干扰素α-2a、重组人干扰素α-2b注射液、重组人干扰素α-2b注射液(假单细胞)、注射用重组人干扰素α-2b、注射用重组人干扰素α-2b(假单细胞)等。
    国内上市的部分α-干扰素注射液中含有防腐剂,比如对羟基苯甲酸甲酯、对羟基苯甲酸丙酯、苯甲醇、间二甲苯酚等,吸入后可诱发哮喘发作,不宜用于雾化治疗。

    所以,雾化吸入α-干扰素时应避免使用含有防腐剂的α-干扰素注射液,减少呼吸道粘膜的损害和炎症。
    给药装置选择
    目前临床常用的雾化给药装置有3种:超声雾化器、空气压缩式雾化器(射流雾化器)、振动筛孔雾化器。α-干扰素为基因重组蛋白,同时多数剂型辅料中含有白蛋白,遇热可能发生变型。中华医学会临床药学分会组织相关专家制定的《雾化吸入疗法合理用药专家共识(2019版)》指出,超声雾化器工作时会影响混悬液雾化释出比例,可使容器内药液升温,影响蛋白质或肽类化合物的稳定性。
    空气压缩式雾化器,也称射流雾化器,其工作机制是根据文丘里(Venturi)喷射原理,利用压缩空气通过细小管口形成高速气流,产生负压带动液体或其他流体一起喷射到阻挡物上,在高速撞击下向周围飞溅,使液滴变成雾状微粒从出气管喷出。

    振动筛孔雾化器是通过压电陶瓷片的高频振动,使药液穿过细小的筛孔而产生药雾的装置,可以减少超声振动液体产热对药物的影响。空气压缩式雾化器与振动筛孔雾化器均可满足蛋白质类药物雾化要求。
    因此,α-干扰素雾化给药时,建议选择空气压缩式雾化器、振动筛孔雾化器,不建议采用超声雾化的方式。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七版)》规定了α-干扰素的用法用量:“成人每次500万U或相当剂量,加入灭菌注射用水2mL,每日2次雾化吸入”。

    目前,成人ɑ-干扰素雾化的疗程未见文献报道,需要通过对临床疗效的评估来决定。在儿童用药方面,国家儿童健康与疾病临床医学研究中心、国家儿童区域医疗中心、浙江大学院附属儿童医院专家组发布的《儿童2019冠状病毒病(COVID-19)诊疗指南(第二版)》,推荐儿童试用ɑ-干扰素雾化吸入,如雾化吸入干扰素α-2b注射剂:普通型每次10万~20万IU/kg,重型每次20万~40万IU/kg,每日2次,疗程5~7天。

    在国家卫健委连续下发的多版《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中,都提到了“可试用α-干扰素雾化吸入(成人每次500万U或相当剂量,加入灭菌注射用水2mL,每日2次雾化吸入)”。
    我国目前上市的α-干扰素具有多品种、多剂型的特点。如何安全合理地进行α-干扰素雾化治疗,这是医生和药师要特别关注的问题。

    干扰素(IFN)是病毒或其他因素,刺激脊椎动物组织细胞(体外或体内)产生的一种能干扰病毒增殖的特殊蛋白质。它是一种广谱的抗病毒制剂,并不直接杀伤或抑制病毒。
    干扰素依据其来源,主要分为3类:
    1、α-干扰素(IFNα)——来源于白细胞。
    2、β-干扰素(IFNβ)——来源于成纤维细胞。
    3、γ-干扰素(IFNγ)——来源于免疫细胞。
    α-干扰素可以提高主要组织相容性复合体(MHC)I抗原的表达水平,增加病毒抗原在受染细胞表面的提呈,促进机体免疫系统对受染细胞的识别;同时作用于干扰素受体,激活靶细胞表达蛋白激酶和2',5'寡聚腺苷酸合成酶等抗病毒蛋白,抑制病毒复制。α-干扰素有20多个亚型,目前临床上常用的是α-2a干扰素和α-2b干扰素。

Copyright ©2018-2021 上海昆山开拓者喷雾系统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4055088号 技术支持:金涛科技